Sleepwalker.

关于爱情的三个小动作 [刘杰辉×李家俊]

日常,设定大概是刘李同居,李家俊被解除通缉后从良,一点小架空。刘杰辉×李家俊不拆不逆!
大概...也许,没人嫌弃文笔,估计,会有续集。

——
他睁眼瞟见刘杰辉的背影,尔后他稍稍阖眸躲避阳光直射,在背光的情况下男人的腰部因汗液纠缠着白衬衫,阳光透过印有网格的纯白轻薄纱窗,围绕着刘杰辉招摇着,在木地板上留下冗长稳重的影子。
“八点二十。”
刘杰辉扬起右手,将嗞嗞作响的煎蛋拨进盘子里,然后向右跨一步将手移入水流中冲洗。
“我没想到刘Sir会做早饭”
思绪渐渐收回到脑子里,李家俊手拽着被子翻过身,装模作样打了个声音夸张的哈欠后继续道。
“是不是只有我才能得如此待遇?”
语毕后未得到回应,李家俊闭上眼极其得意地上扬嘴角。他的刘杰辉在督察部冷静英明,此刻看来不过是羞于表达罢了。

良久,被置放在餐桌上的煎蛋收敛了烟雾,李家俊起身叠好被褥,屈身捞起座机话筒迅速拨了几个数字后冲着电话线另一边的李文彬说了些托辞。
“你Daddy会想你回家吃饭。”
挂断电话的下一刻刘杰辉淡然道,站在等身镜前的警务处处长双手整理领带,黑色的领结一丝不苟的立在领口。有些严肃得过分了,李家俊盯着男人节骨分明的手这么想着,天杀的,太可爱了。
刘杰辉也没觉得不自在,他欣然接受床边大男孩的目光,冷静地藏起欢欣和笑容。出门时他必须再三纠正领带位置,大约是老习惯了,并且等身镜的方位呈斜线投进他的卧室,正好能看见那个原木床铺,最幸运是能看见床上正在偷瞄他的小朋友。
此时大男孩正走向刘杰辉,镜中投影愈发接近,李家俊略过餐桌和半凉的煎蛋径直走向镜子,止步于镜子旁后李家俊靠在一旁的墙面。
“冇早安吻?”
李家俊眯着眼看着镜前的人,右腿窝盖过左腿膝盖,布制拖鞋的鞋跟来回轻击墙面。接着他又用企图一个哈欠掩饰尴尬,但注意到刘杰辉更热衷于解决领带和衣领的情感问题后李家俊佯装随口问了句。
刘杰辉指尖动作顿了顿,他瞅了一眼李家俊后不紧不慢的思索着,他爱阿俊吧?
“小弟弟仲要早安吻?”
没有下定结论的刘杰辉以问句膈应。
很好,李家俊愤愤地想,他的刘Sir也学会油嘴滑舌了。他不悦所以勾起恶劣笑容,上前一步直截了当地索吻,鼻尖生硬地碰撞对方的鼻梁,双唇不过厘米之差。
但两人都没有多余动作,他们之间距离堪比拥抱。刘杰辉似乎在等待什么契机,李家俊皱眉,他的颈部因低垂而有些酸疼,即便如此他也极其不愿做主动方。
半晌,李家俊终于耗尽了耐心,不情愿地垂额将两唇贴在一起。于是刘杰辉立即扬臂环紧了李家俊的整个上身,粗暴地掠夺后者口腔中的空气,以此回应他的阿俊的可爱行径。
偷瞄,索吻,李家俊也许藏着更多可以让现任警务处处长失去理智的事。刘杰辉绝望地想,他要被这个大男孩绑住了,绝对。
李家俊对自己的吻技很有信心,事实是他在刘杰辉的套路下舌头打结,甚至觉得快要窒息,而他享受这种被刘杰辉征服的过程,两方面的。
刘杰辉有点想嘲笑这个小子了,但不是这一次。他侧头错开唇齿,又得到了落在右侧脸颊的一个啄吻。
“I love u.”
刘杰辉清楚地听见李家俊的话,吐息拍打在他的耳廓。他不知道如何回应,就算明确了方向也懒得措辞。他在出门前看了眼那半块煎蛋和坐在桌前的人,轻唤一声阿俊。
“...刘Sir?”李家俊戏耷拉手中叉子,戏剧性地抬起一边眉毛抬眸直视刘杰辉。
“早点来。”刘杰辉迅速地想出一句回应,“报道。”然后关上了门。

【莱麦/洛卡】Absolute Fitness 哨向AU

Lee_Siren:

Absolute Fitness-1


“我莱恩·乌瑞恩/安度因·洛萨,在人民信仰的圣光前发誓,我将忠实并真正的效忠于艾泽拉斯与联盟,作为她的继承人和接班人,我将服从职责的约束,诚实和忠实捍卫国家,作为她的继承人和继承人、我将守护王冠和尊严,反对一切敌人,将遵守和服从陛下,作为她的继承人和接班人,我将坚定地服从我的国王和我的上级的命令。”*1


“于此,正式授予莱恩·乌瑞恩,安度因·洛萨少校军衔,并任命莱恩·乌瑞恩为陆军第二军团团长,安度因·洛萨任参谋长。今后,你们要认真负责地带领第二军团,服从上级的命令,保护艾泽拉斯与联盟,保卫我们的国家不受外敌的侵害——为了艾泽拉斯,为了联盟!”


“为了艾泽拉斯,为了联盟。”任职仪式就在全场人都敬起标准的军礼并呼喊着口号之中结束了。


莱恩和洛萨看看彼此,双方都面容严肃,就在大家开始退场的时候,拿着就职书的两人才一改刚刚严肃的表情,都露出了放松的笑容,他们俩的精神体——莱恩的一只雌性卡拉哈里狮*2和洛萨体型稍大些的白色雌性德兰士瓦狮*3靠在一起懒懒地打着哈欠,闲时还用爪子挠挠对方。莱恩和洛萨也你推我搡地在礼堂里闹了一会儿才离开,今后两人的生活又开始息息相关,在不同军队服役了三年的两人似乎和刚从军事学院毕业时一样,还是一如既往地高大坚韧。


他们这时没有被生活与战争的艰辛打击得体无完肤,对梦想和坚持有着一样的坚持,想法也依旧和三年前相同,没有因为军队的“配对”文化*4得到一点改善。


“莱恩·乌瑞恩!你这是大逆不道!身为王储,居然说出'我不需要向导'这样的言论,你这是对你的不负责,对你姓氏的不负责,是对国家和将来你的子民的不负责!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结合不结合?!”国王坐在雕着金狮的王位上气得脸都发红,右手不断拍着座椅上的扶手,王后在一旁担心地给莱恩比着脸色,而莱恩仍站在一旁无所谓地望着皇宫大厅圆顶上画着的艾泽拉斯地图,仿佛那幅地图里蕴藏着什么有趣的东西。


“我不需要向导,我不结合。”莱恩终于把头低下来,直直地望着自己的父亲,眼中的坚定肯定着他的言语。


国王气得说不出话来,最后只留下一句:“你不结合,就别回这个家!”可国王突然就平静了下来,莱恩知道,母亲放出了自己的精神触丝并给父亲下了暗示,让父亲的心情平静下来,可莱恩仍不打算妥协,他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他甚至清晰地感觉到父亲的呼吸重新变得重起来——还有几乎可以实体化的怒气。


不只是莱恩,洛萨也是一个信奉“结合无用论”的人,两人都认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精神状态并自行处理各种方面的东西,向导可以做的他们同样可以做到,甚至认为向导是个累赘——在战争中,无论是向导还是哨兵,任何一方受伤或死亡,对于另一半都是等同的伤害,如果不幸另一方死亡,那对于另一方的伤害不亚于自己死亡。莱恩和洛萨都不需要这样的感情,他们都在前线工作,任何时候的安全都是没有保障的。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都是不结合最好。


而且莱恩讨厌那些自以为是的向导,认为哨兵的思想是他们随意可以探测到的,所有妄图与他结合的向导在见到他的那一刻,第一件事都是放出自己的精神触丝摸进他的脑海里转一圈,就好像知道了他的喜好和感觉,就能让他坠入爱河一样。


所以他筑起了比任何哨兵都要严密的精神防御,即便是学校之中最厉害的老师,也不能从他的大脑里摸出任何有用的东西。


莱恩·乌瑞恩可不需要爱情。


而洛萨虽是“结合无用论”的忠实拥护者,可是他一点也不排斥恋爱和某些限制级的事,在一级哨兵强烈的感官下,所有快感都被放大,他的女友们有普通人,女向导,甚至是女哨兵。两个哨兵在一起的感觉更加强烈,洛萨甚至更喜欢和哨兵一起打炮。


所以莱恩在嘈杂的酒吧里找到洛萨的时候,洛萨正一手抬着酒杯一手搂着一位美丽的女郎,对方穿着暴露,在莱恩看来那不知所谓的妆更加减分,看到莱恩到了,洛萨拉过女郎亲了一口,对着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女郎就娇笑几声离开了。


“你开玩笑呢吧?这种?”莱恩在洛萨旁边坐下,实现朝刚刚离开的女郎方向望去,然后又看看洛萨,摇了摇头。


“你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最后得出结论。


“随便玩玩而已,你知道的。怎么了?垂头丧气的,又被叔叔骂了吧?”洛萨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语气笃定,他和莱恩相处了那么多年,莱恩每次被他的父亲骂了之后都是这个表情。


看起来无所谓的、坚持的、倔强的——这就是莱恩。


洛萨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身体往后仰,他看着酒吧里迷乱的灯光,不在意的笑了笑,他才不管世人如何看他——这就是洛萨。






*1 誓词改编自英国军人入伍誓词:我(士兵姓名),在全能的上帝前发誓,我将忠实并真正的效忠女皇伊丽莎白二世、她的继承人和接班人,我将服从职责的约束,诚实和忠实捍卫女皇、她的继承人和继承人、王冠和尊严,反对一切敌人,将遵守和服从陛下、她的继承人和接班人,我的将军和我的上级的命令。上帝保佑。

*2 卡拉哈里狮:又称加丹加狮,现存狮子之中体型排名第二的狮子,仅次于德兰士瓦狮。莱恩的精神体,雌性,相对较威严而又高贵。

*3 德兰士瓦狮:又称克鲁格狮,现存狮子之中体型最大的一种,较难驯服。洛萨的精神体,白化,雌性,相对张扬花哨。

*4 军队“配对”文化:所有哨兵向导参军之后,整个军区中未结合的哨兵与向导每个月都有定时的“联谊”会,此联谊会配对率极高,几乎所有参军之后结合了的向导与哨兵都是通过配对认识的,又被称作非官方但官方默许的婚介所。

亲吻日 [Daniel n Jack无差]

亲吻日一发小甜饼,嗝。



纯木书桌在台灯的亲昵的关照下泛起羞涩的红,Danie的手肘由于长时间支撑在桌上硌得生疼,他眨眨眼下瞥嘴角同时手指合起书本中准备陷进床垫里。Daniel无意瞄见时钟的示数因而脑内响起来自Lula的声音,嘈杂得听不太清楚内容,大概是在强调节日的重要和美好,带着那位强势小女人独有的腔调。
白色毛绒拖鞋被丢弃在墙角,Daniel提气轻身溜进隔壁房间——值得一提的是这鞋意外的舒适——床上的大男孩儿均匀的吐息声证明他睡得安稳,于是他稍提脚跟蹑手蹑脚靠近床沿,屈膝蹲在床塌边禁盯他翕动的饱满双唇。
Kiss it,Get it,Own it.
事实上他的身体已经这么做了,他俯身靠近Jack直至能够交换鼻息,后者过长的睫毛戳得他眉间发痒,不错,这很Jack,Daniel无所谓地哼哼。半晌,他索性探出双臂环绕Jack的脖颈,埋头分齿轻啮对方上唇瓣以舌尖描绘他贝齿轮廓,尔后舌头撬开牙关侵入口腔触碰腔壁。控制狂的本性趋势Daniel精准控制在十秒时仰头分开双唇,津液在孔隙中扯出一条晶莹丝线。
"Happy Kiss' Day."
Daniel最后才想起来,弯起一边嘴角低声道。

骑狮鹫呕吐感想。

我是安度因洛萨,今天依旧骑着狮鹫去闪金镇走访慰问,不是骗酒,别乱说话。
总之,今天的狮鹫有些反常,从飞跃过雪山后就不停地鼓翅冲上云霄,虽然我已经习惯的姑娘偶尔的小脾气,但连学公狮鹫叫都不管用了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不行,我要吐了。
午间摆放在红木桌上的红不啦叽的狼肉糜和黄不拉叽的烤鸡太过诱人——它们闪着特有的柔润金黄光泽,和莱恩头上的皇冠有的一比。吃了多少?全包了,谁抢得过我。
现在事态有些不妙,且不管这倔强姑娘飞了多高我会摔得多惨,喉咙中食物发酵的酸味已经窜进了唇齿之间。
"你再这么莽,这辈子都找不到交配对象!找到了我第一个Neng死他!"
话即出咽喉便控制不住呕吐的冲动,艾泽拉斯雄狮驾驭狮鹫失利还贡献了美味的午饭。我看着光绿混合的呕吐物不断下落,最后变成一粒黑点。
就目前来说我不可能烤狮鹫,咋办呢,结扎吧。

给麦迪文的情书。

夕阳余晖隐没在暴风城的白色城墙,繁星次第闪烁在藏蓝色的夜空,更像他的双眼,深沉亦不乏璀璨。
想起曾经我有一种在惨淡中看见太阳的错觉,一直以来,回忆温吞的像一杯白开水。无论如何,那个穿着过长黑袍的法师似旧电影中的灿烂千阳,脚下是厚厚的落叶和狂妄的杂草,远处窸窸窣窣的金黄麦野如同从天上倾泻进土地,一如阳光透进身体。那是麦迪文阿,是麦德。他抖落黑袍上泛红的落叶顺便转过他被夕阳烤红的脸,双颊挂着笑意,那见鬼的鱼尾纹让我回忆起妻子甜美的笑容,真该死,糟透了。
而后那皱纹愈发加深,麦德缩进袍子里,天空迅速敛去了阳光。他又成为树枝了,在雨后的森林,发丝化为参天古树的纠结枝桠,柔顺而冰凉。
我实在不想和麦德打什么马虎眼了。
"你的脸很好看,不像姑娘们,棱角分明的好看。还有头发很好看,身材也不错,胡子很性感。你是博学多才的,如果你愿意和我去趟酒馆,姑娘们绝对会尖叫。"
"我是说,我喜欢你,比姑娘们更喜欢。"

以小法师的吻换来的表格。

1.双方的姓名以及给对方的昵称,愿意的话请讲说说原因。
安度因洛萨,卡德加。 书呆子,不愿意。

2.怎么认识的?
出现在我的城市还大摇大摆地坐在检察官的凳子上,圣光在上,我怎么没给他来上一火枪?
但现在谁想让我打穿小法师的脑袋?做梦。

3.现在的关系,并且对现状满意吗?
伴侣。除去每天会被可爱到流鼻血,经常担心会失血过多而死,还行吧。

4.说出自己眼里对方的三个特点吧。
偏执,不得不说,永远能找出人们话语中的漏洞来辩驳。
果断,他从来都比酒馆的女人们更惹人喜爱,有勾人心魄的眼睛和...臀部,却丝毫没有辣妹们调情时欲擒故纵的拖沓。换句话说,行事果断,相处久了就能让人欣赏的小法师。关于情欲,有我在他不得不果断。
意外的迷人,从头顶到脚尖都流露出"我超可怜"的信息,行事却比肯瑞托的老学究们牢靠多了。

5.三天时间与对方独处,有什么想一起做的事情吗?
骑着狮鹫绕过茫茫雪山与枝桠穹绕的树林,在落日余晖洒满沙滩时交换一个吻。剩余时间?想把他圈进怀里听他小声念那些稀奇古怪的咒语到打瞌睡。

6.如果有一天你们会彼此需要,严重到类似于共生,可能的场景或原因是什么?
任何时候他都能依靠我,非要说的话,一方濒死。

7.如果有一天两个会坠入爱河,原因会是?
他眨眨眼睛自顾自讲述往事,侧脸被篝火烤得通红,褐色发丝更加乖巧的贴在他前额,双唇翕动被火焰勾上温暖的橙色调。结束时,他用清澈明亮的眸子看向我,脸颊因为笑意而挤出两块小肉团。
一切都会静止,占有他,占有他,占有他,脑子嗡嗡乱鸣。

8.最想从对方手里收到什么礼物?
他的小胡子。.....或是洗发水。

9.说说自己最爱对方那一个身体部位吧。
少经战事所以没有茧子的手,我以自身荣誉起誓,它们只能用来翻动书本。

10.你爱他吗?哪种爱?为什么?
爱。....战友情战友爱?这事能有什么答案?

11.说出一种你觉得适合对方的饮料以及原因。
薄荷苏打水。柔软的甜味不乏薄荷的冰凉刺激,喝再多也不会感到腻。

12.送对方一句话吧,可以是诗句或歌词。
大海阿,都是水。卡德加阿,真是美。
.....我已经耗尽毕生作诗才能。

13.如果两人同居,设想一下两人同居的模式。
小法师穿着白色平角内裤和浅蓝色的围裙在厨房里忙碌,清晨的阳光小心地照亮他背上蜜色肌肤满布着的细密汗滴,而屈身拾起掉落在地上的蔬果时紧身内裤勾勒出他圆润的臀部弧形。
.....然后因为口水流到了小法师的头发上而被一巴掌打醒。

14.同居的话,会养宠物吗?什么宠物?有原因吗?
宠物只会让生活更加凌乱繁琐。我更偏向有目标有棱角的人生,以身守护艾泽拉斯大陆与以脑决定政策措施的妥当。不定因素通常令人心生烦躁,例外是喜欢上一个书呆子法师,总有那么一个地方留给他填补润色。

15.吻他一下。
右臂搂紧他腰部另手托着他后脑勺,垂眸落吻他额上。)Khadgar,Be my valentine?

可爱死了!

KATAKAWA:

看完电影来画画…
不是山口山玩家所依有bug请见谅
胡子好难画!
p1洛卡秀恩爱p2调戏法爷p34观影感受

只是想找一下自己的画风......唉。


Thominho 校园AU 约电影梗 暂存档

Thomas-暮湮 Minho-Norsen


Minho

驻校第二天,终于和下铺的男孩搭上话。

本身并不厌恶无人来往,无奈长了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加上引以为傲的一点肌肉成就一个严肃的形象。喔...倒不如说笑起来有牙无眼,所以也算有一个不苟言笑的定义了。以至于在入学第二天也没和任何一个活体说上话。

正午,手里拽着一个空碗驻足在食堂门口,在人头攒动食堂里捕捉任何一个熟悉身影,最后将眼神定格在一团抖动的棕色乱发。与其说是捕捉,不如说是对方流利避开打饭人们的动作将自己吸引。,以至于当对方在一块空着的餐桌旁坐下,才回过神来将手中紧握的大饭勺放下,向身后排队抱怨的人报以一个歉意的扬唇,深吸一口气踱步向前者走去。

Minho,It's my name.(滑稽的抬高腿跨过长凳再正式的坐下,盯着对方刀叉下的一块土豆突兀开口。)It's so crowded,How can u stand it.(抬头扬起半边眉角,用尽量滑稽的口吻道。


Thomas

被这所学校每到中午拥挤的食堂所震惊,厌恶被人群挨在身上的感觉,灵活的在人群间穿梭着选好自己想要吃的午饭,再挤出来来到桌边坐下。心情愉悦的切着食物用叉子叉起往嘴里送,却被突然坐下的人打断。事实上他不必进行自我介绍,自己也知道他是谁。拜托,Minho哎,睡在自己上铺的辣到不行的亚裔男孩。送到嘴边的叉子生生的停了下来,有些尴尬的放回到盘子里。

umm...Hi,我是Thomas.

听到他问自己的话,以及他上扬起的眉毛,不禁也跟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你说这个啊...大概我是因为体型还比较瘦吧,再加上我不喜欢人们都向我身上靠的感觉。

眨了眨眼睛看他,终于把那块土豆放到嘴里吞下去。


Minho

天哪他笑起来真好看!脑子在略过对方一系列动作后发出了感叹。稍倾身伏在餐桌上,双肘抵着桌面而两手心不在焉地玩弄着手中餐刀,双眼如探照灯一般直勾勾地望着对方直到餐刀划伤指尖。

瞎卡的。

低声咒骂着收回手在袖子上匆忙擦却溢出的些许血液,并让它们致力于眼下的午饭。脑子飞速地再次确定自己的性取向后尴尬的望了对方一眼开始向口中胡乱挤塞食物试图掩饰心理,全数咽下后发出一个满意的叹息。虽然这儿的食物烂得和楼下那只有着奇异名字鬼火兽的狗的口水一样,但不得不承认大学生活就是让人甘愿吃狗屎。任由自己怪异的脑回路这么想,双眸在食堂里随意扫视一圈。

下午我没课,想要看我打篮球吗。NahNaNa,有空一起看电影吗。

此言一出就让自己打了一个寒噤,急于否定又抛出了另外的邀请。该死,他最好别认为我是想约他。于是在纠结思维下,甩出了一句类似玩笑的解释。

我是说,你也可以叫上你的朋友。这样我就有更多借钱对象啦。


Thomas

看到他被餐刀划伤的一瞬间身体先于脑袋做出了反应把手边的纸巾递了过去,反应过来不禁觉得自己会不会有些太过殷勤了些,见他没有在意才轻舒了一口气。

接下来自己跟他相对吃着午饭却没再说一句话,想要开口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却苦于不知道如何挑起话题。他终于先开口倒是免去了自己想话题的麻烦。

看你打篮球?有些惊讶的挑起眉毛,听到人接下来的邀约更是惊异。他是想要约自己吗?事实上自己乐意极了,从昨天开始就想要跟他搭话但是看他严肃不近人情的表情一直望而却步。

那很好!umm...我是说...我很乐意。嗯...看你打球,看电影什么的。well...就算你让我带朋友,我也只能遗憾的说没有,因为除了你之外,我好像还没有其他可以称之为朋友的。当然如果你觉得我是你朋友的话。

一番话说的颠三倒四的,忍不住嫌弃了自己,有些紧张的看人的反应。


Minho

当然!(像是急于得到肯定一般双手重拍桌面伴随身体向前倾斜,不暇思索迅速回答。极力忍住给自己一巴掌冷静的冲动并倒回椅子上,思索一会儿后给了对方一个歉意的笑容,匆匆将餐具端起转身走向洗涤箱。

先不说遇见这个男孩儿后总是忍不住傻笑,就在他答应去看电影后脸居然在发烫,要知道早前在女孩面前说下流笑话都能够脸不红心不跳。瞎卡的,一定是食物太烫而又吃得太多。于是低头瞅一眼半凉的残炙汤汁,懊恼的摇晃着脑袋放下餐具,转身给了前者一个指向宿舍的手势。

用力摔上门后倒在床上哼哼唧唧,索性摸出手机搜寻穿衣搭配,转而又烦躁的甩开手机架起腿望天花板。也许我要穿得正式些?得了吧Minho这又不是约会。穿得随意也许会显得不重视?在两种思维的折磨下最终选择了廉价蓝衬衫和牛仔裤,出门前冲着镜子勾起唇角。喔糟糕极了,有牙无眼这个定义还真准确。乘着自己的可爱室友还没有回来给自己翻了个白眼,在桌上留下文字后吹着口哨去往篮球场,果然,还是看篮球能够消磨时间。

晚间十点的电影,希望你不会吓得发抖。


Thomas

被他太过激烈的反应吓到,身体后倾靠在椅背上才没有碰上他突然凑过来的脑袋。看他飞快解决了盘子里的食物,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吃的这么慢,都怪自己一直在偷偷看他。不过确实他是约自己看电影了没错吧,想到这儿不禁对着盘子里的食物吃吃的笑了出来。看到旁边的人都在奇怪的看着自己,只好尴尬的收敛了笑容,飞速的解决剩下的食物。

轻快的晃悠回寝室,上铺的位置空无一人,不免心里也有些失落。在看到桌边留下的字条时忍不住又雀跃了起来。

才不会呢!在他的字条下面留了言,并画了一个小小的吐舌头的表情。抓起课本走去下一个教室上课。


Minho

难得选择了坐在连座上观望篮球比赛,对于相当于打闹的比赛倒是不排斥,但相较于一会儿的约会,还是不给对方留下'一身汗臭的亚裔人'比较人性化。抬头瞟一眼半垂夕阳,尔后又不舍瞅一眼被几双手争夺的篮球。去他的,下铺的小伙子才更迷人。暗自这么不着边际的提示, 起身拍了拍衬衫下摆,径自喊了辆车去往学校旁的影院。

该死的冷!入秋后天气转变得坚定迅速,衬衫和棉袄同时出现在街道上也不足为奇。哆嗦着扯下紧绷在手臂上的袖口,老实地遮掩在二头肌上。徘徊在影院门口左顾右盼,挤在牛仔裤口袋里的入场券背反复摸查确认了几次。

Thomas再不来我就要冻成Ice-Minho了。这么想着又将双手塞进裤袋里。


Thomas

下课后匆匆回到寝室放下课本,对着镜子开始发愁自己应该穿什么出门。

平常的打扮?不不不,那可太...普通了。纠结了许久才决定放弃T恤选择了一件黑色衬衫。

看了眼时间惊叫了声,连忙叫了辆车往电影院赶,一路上不停的看着手表。天哪,自己可不想第一次约会?就给对方留下一个不守时的坏印象,都是因为选择衣服上耗费了太多时间。

在距离约定时间10分钟之后,车才缓缓停在电影院门前。匆匆付了车费关上车门,远远的就看到Minho站在门口张望的身影,糟糕了他一定要嫌我迟到了。

说真的可真冷啊,离开了车上温暖的暖气被冷风一吹感觉到了冰凉的温度,忍不住有点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再多穿一点。

Hey!Minho!对不起...那个那个...路上有点塞车。所以我迟到了...结结巴巴的做着手势向他解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