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walker.

骑狮鹫呕吐感想。

我是安度因洛萨,今天依旧骑着狮鹫去闪金镇走访慰问,不是骗酒,别乱说话。
总之,今天的狮鹫有些反常,从飞跃过雪山后就不停地鼓翅冲上云霄,虽然我已经习惯了姑娘偶尔的小脾气,但连学公狮鹫叫都不管用了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不行,我要吐了。
午间摆放在红木桌上的红不啦叽的狼肉糜和黄不拉叽的烤鸡太过诱人——它们闪着特有的柔润金黄光泽,和莱恩头上的皇冠有的一比。吃了多少?全包了,谁抢得过我。
现在事态有些不妙,且不管这倔强姑娘飞了多高我会摔得多惨,喉咙中食物发酵的酸味已经窜进了唇齿之间。
"你再这么莽,这辈子都找不到交配对象!找到了我第一个Neng死他!"
话即出咽喉便控制不住呕吐的冲动,艾泽拉斯雄狮驾驭狮鹫失利还贡献了美味的午饭。我看着黄绿混合的呕吐物不断下落,最后变成一粒黑点。
就目前来说我不可能烤狮鹫,咋办呢,结扎吧。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