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walker.

关于爱情的三个小动作 [刘杰辉×李家俊]

日常,设定大概是刘李同居,李家俊被解除通缉后从良,一点小架空。刘杰辉×李家俊不拆不逆!
大概...也许,没人嫌弃文笔,估计,会有续集。

——
他睁眼瞟见刘杰辉的背影,尔后他稍稍阖眸躲避阳光直射,在背光的情况下男人的腰部因汗液纠缠着白衬衫,阳光透过印有网格的纯白轻薄纱窗,围绕着刘杰辉招摇着,在木地板上留下冗长稳重的影子。
“八点二十。”
刘杰辉扬起右手,将嗞嗞作响的煎蛋拨进盘子里,然后向右跨一步将手移入水流中冲洗。
“我没想到刘Sir会做早饭”
思绪渐渐收回到脑子里,李家俊手拽着被子翻过身,装模作样打了个声音夸张的哈欠后继续道。
“是不是只有我才能得如此待遇?”
语毕后未得到回应,李家俊闭上眼极其得意地上扬嘴角。他的刘杰辉在督察部冷静英明,此刻看来不过是羞于表达罢了。

良久,被置放在餐桌上的煎蛋收敛了烟雾,李家俊起身叠好被褥,屈身捞起座机话筒迅速拨了几个数字后冲着电话线另一边的李文彬说了些托辞。
“你Daddy会想你回家吃饭。”
挂断电话的下一刻刘杰辉淡然道,站在等身镜前的警务处处长双手整理领带,黑色的领结一丝不苟的立在领口。有些严肃得过分了,李家俊盯着男人节骨分明的手这么想着,天杀的,太可爱了。
刘杰辉也没觉得不自在,他欣然接受床边大男孩的目光,冷静地藏起欢欣和笑容。出门时他必须再三纠正领带位置,大约是老习惯了,并且等身镜的方位呈斜线投进他的卧室,正好能看见那个原木床铺,最幸运是能看见床上正在偷瞄他的小朋友。
此时大男孩正走向刘杰辉,镜中投影愈发接近,李家俊略过餐桌和半凉的煎蛋径直走向镜子,止步于镜子旁后李家俊靠在一旁的墙面。
“冇早安吻?”
李家俊眯着眼看着镜前的人,右腿窝盖过左腿膝盖,布制拖鞋的鞋跟来回轻击墙面。接着他又用企图一个哈欠掩饰尴尬,但注意到刘杰辉更热衷于解决领带和衣领的情感问题后李家俊佯装随口问了句。
刘杰辉指尖动作顿了顿,他瞅了一眼李家俊后不紧不慢的思索着,他爱阿俊吧?
“小弟弟仲要早安吻?”
没有下定结论的刘杰辉以问句膈应。
很好,李家俊愤愤地想,他的刘Sir也学会油嘴滑舌了。他不悦所以勾起恶劣笑容,上前一步直截了当地索吻,鼻尖生硬地碰撞对方的鼻梁,双唇不过厘米之差。
但两人都没有多余动作,他们之间距离堪比拥抱。刘杰辉似乎在等待什么契机,李家俊皱眉,他的颈部因低垂而有些酸疼,即便如此他也极其不愿做主动方。
半晌,李家俊终于耗尽了耐心,不情愿地垂额将两唇贴在一起。于是刘杰辉立即扬臂环紧了李家俊的整个上身,粗暴地掠夺后者口腔中的空气,以此回应他的阿俊的可爱行径。
偷瞄,索吻,李家俊也许藏着更多可以让现任警务处处长失去理智的事。刘杰辉绝望地想,他要被这个大男孩绑住了,绝对。
李家俊对自己的吻技很有信心,事实是他在刘杰辉的套路下舌头打结,甚至觉得快要窒息,而他享受这种被刘杰辉征服的过程,两方面的。
刘杰辉有点想嘲笑这个小子了,但不是这一次。他侧头错开唇齿,又得到了落在右侧脸颊的一个啄吻。
“I love u.”
刘杰辉清楚地听见李家俊的话,吐息拍打在他的耳廓。他不知道如何回应,就算明确了方向也懒得措辞。他在出门前看了眼那半块煎蛋和坐在桌前的人,轻唤一声阿俊。
“...刘Sir?”李家俊戏耷拉手中叉子,戏剧性地抬起一边眉毛抬眸直视刘杰辉。
“早点来。”刘杰辉迅速地想出一句回应,“报道。”然后关上了门。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