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walker.

<<很久没见你>> 洛萨x麦迪文

突然想写。
高甜慎入。
可能爆雷。



昭示着无尽能量的灿白光束缠绕卡拉赞高塔盘旋上升,浅蓝色魔法粒子急躁碰撞着,游离于其灰白砖块堆砌的顶端。自底端仰望,暴风城的夜空不敢与之辉映,群星慌忙敛去骄傲和锋芒。在更早时日就蓄了白鬓的渡鸦以一叶孤影投映在旧窗帘中央,掌中久持一本厚书,书页似百无聊赖般应付着廖廖翻动。

".....又在看书。"

往日记忆一如时光商人兜售的,不温不火的伯爵红茶,小心缓慢地倾泻入思绪。他披一袭黑色长袍却掩不住一丝骄傲,纤细手腕低垂不影响他青雉指尖勾画复杂咒印,些许蓝色光辉被手指牵动着轻快跳跃于手腕。笑了,他不再隐藏紧张的神绪,欣喜之情悄悄漾于唇角弧度,而他目光始终不愿离开另一手握的书本。

爬楼一直是困扰老(秃)头子的主要问题,换做平常一定会要求卡德加给传送上去,但这么晚了再去麻烦军师无疑是自讨没趣。于是一脚跟着一脚拖沓上楼,扶手的灰尘倒是给自己抹了个干净。终于是没台阶了,老年人愈发觉得自己不中用了,但眼前景象却是实在值得努力——麦迪文双目微阖,脑袋靠着虚握的拳头,脸颊在指节上挤出了难能可贵的一小块赘肉。手中的书页并非是被魔法牵动,窗外偶尔徐徐清风吹乱了页码,顺带敛了敛大法师的黄发梢。

老(秃)年人晃了晃神,尔后随意作罢席地而坐,再半晌又踮脚偏偏靠近大法师,迎着并不怎么和煦的晚风落吻于他额上。

"......"

眼下法师湛蓝眼眸中充斥着恼怒,口中咒语似乎念了一半。
秃子突然想起来了,那天还是小法师麦迪文念对了新法术,明亮的蓝眼睛闪着光,直勾勾地望着小洛萨邀功请赏,后知后觉才红了脸低下头佯装看书。

【莱麦/洛卡】Absolute Fitness 哨向AU

Lee_Siren:

Absolute Fitness-1


“我莱恩·乌瑞恩/安度因·洛萨,在人民信仰的圣光前发誓,我将忠实并真正的效忠于艾泽拉斯与联盟,作为她的继承人和接班人,我将服从职责的约束,诚实和忠实捍卫国家,作为她的继承人和继承人、我将守护王冠和尊严,反对一切敌人,将遵守和服从陛下,作为她的继承人和接班人,我将坚定地服从我的国王和我的上级的命令。”*1


“于此,正式授予莱恩·乌瑞恩,安度因·洛萨少校军衔,并任命莱恩·乌瑞恩为陆军第二军团团长,安度因·洛萨任参谋长。今后,你们要认真负责地带领第二军团,服从上级的命令,保护艾泽拉斯与联盟,保卫我们的国家不受外敌的侵害——为了艾泽拉斯,为了联盟!”


“为了艾泽拉斯,为了联盟。”任职仪式就在全场人都敬起标准的军礼并呼喊着口号之中结束了。


莱恩和洛萨看看彼此,双方都面容严肃,就在大家开始退场的时候,拿着就职书的两人才一改刚刚严肃的表情,都露出了放松的笑容,他们俩的精神体——莱恩的一只雌性卡拉哈里狮*2和洛萨体型稍大些的白色雌性德兰士瓦狮*3靠在一起懒懒地打着哈欠,闲时还用爪子挠挠对方。莱恩和洛萨也你推我搡地在礼堂里闹了一会儿才离开,今后两人的生活又开始息息相关,在不同军队服役了三年的两人似乎和刚从军事学院毕业时一样,还是一如既往地高大坚韧。


他们这时没有被生活与战争的艰辛打击得体无完肤,对梦想和坚持有着一样的坚持,想法也依旧和三年前相同,没有因为军队的“配对”文化*4得到一点改善。


“莱恩·乌瑞恩!你这是大逆不道!身为王储,居然说出'我不需要向导'这样的言论,你这是对你的不负责,对你姓氏的不负责,是对国家和将来你的子民的不负责!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结合不结合?!”国王坐在雕着金狮的王位上气得脸都发红,右手不断拍着座椅上的扶手,王后在一旁担心地给莱恩比着脸色,而莱恩仍站在一旁无所谓地望着皇宫大厅圆顶上画着的艾泽拉斯地图,仿佛那幅地图里蕴藏着什么有趣的东西。


“我不需要向导,我不结合。”莱恩终于把头低下来,直直地望着自己的父亲,眼中的坚定肯定着他的言语。


国王气得说不出话来,最后只留下一句:“你不结合,就别回这个家!”可国王突然就平静了下来,莱恩知道,母亲放出了自己的精神触丝并给父亲下了暗示,让父亲的心情平静下来,可莱恩仍不打算妥协,他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他甚至清晰地感觉到父亲的呼吸重新变得重起来——还有几乎可以实体化的怒气。


不只是莱恩,洛萨也是一个信奉“结合无用论”的人,两人都认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精神状态并自行处理各种方面的东西,向导可以做的他们同样可以做到,甚至认为向导是个累赘——在战争中,无论是向导还是哨兵,任何一方受伤或死亡,对于另一半都是等同的伤害,如果不幸另一方死亡,那对于另一方的伤害不亚于自己死亡。莱恩和洛萨都不需要这样的感情,他们都在前线工作,任何时候的安全都是没有保障的。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都是不结合最好。


而且莱恩讨厌那些自以为是的向导,认为哨兵的思想是他们随意可以探测到的,所有妄图与他结合的向导在见到他的那一刻,第一件事都是放出自己的精神触丝摸进他的脑海里转一圈,就好像知道了他的喜好和感觉,就能让他坠入爱河一样。


所以他筑起了比任何哨兵都要严密的精神防御,即便是学校之中最厉害的老师,也不能从他的大脑里摸出任何有用的东西。


莱恩·乌瑞恩可不需要爱情。


而洛萨虽是“结合无用论”的忠实拥护者,可是他一点也不排斥恋爱和某些限制级的事,在一级哨兵强烈的感官下,所有快感都被放大,他的女友们有普通人,女向导,甚至是女哨兵。两个哨兵在一起的感觉更加强烈,洛萨甚至更喜欢和哨兵一起打炮。


所以莱恩在嘈杂的酒吧里找到洛萨的时候,洛萨正一手抬着酒杯一手搂着一位美丽的女郎,对方穿着暴露,在莱恩看来那不知所谓的妆更加减分,看到莱恩到了,洛萨拉过女郎亲了一口,对着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女郎就娇笑几声离开了。


“你开玩笑呢吧?这种?”莱恩在洛萨旁边坐下,实现朝刚刚离开的女郎方向望去,然后又看看洛萨,摇了摇头。


“你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最后得出结论。


“随便玩玩而已,你知道的。怎么了?垂头丧气的,又被叔叔骂了吧?”洛萨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语气笃定,他和莱恩相处了那么多年,莱恩每次被他的父亲骂了之后都是这个表情。


看起来无所谓的、坚持的、倔强的——这就是莱恩。


洛萨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身体往后仰,他看着酒吧里迷乱的灯光,不在意的笑了笑,他才不管世人如何看他——这就是洛萨。






*1 誓词改编自英国军人入伍誓词:我(士兵姓名),在全能的上帝前发誓,我将忠实并真正的效忠女皇伊丽莎白二世、她的继承人和接班人,我将服从职责的约束,诚实和忠实捍卫女皇、她的继承人和继承人、王冠和尊严,反对一切敌人,将遵守和服从陛下、她的继承人和接班人,我的将军和我的上级的命令。上帝保佑。

*2 卡拉哈里狮:又称加丹加狮,现存狮子之中体型排名第二的狮子,仅次于德兰士瓦狮。莱恩的精神体,雌性,相对较威严而又高贵。

*3 德兰士瓦狮:又称克鲁格狮,现存狮子之中体型最大的一种,较难驯服。洛萨的精神体,白化,雌性,相对张扬花哨。

*4 军队“配对”文化:所有哨兵向导参军之后,整个军区中未结合的哨兵与向导每个月都有定时的“联谊”会,此联谊会配对率极高,几乎所有参军之后结合了的向导与哨兵都是通过配对认识的,又被称作非官方但官方默许的婚介所。

骑狮鹫呕吐感想。

我是安度因洛萨,今天依旧骑着狮鹫去闪金镇走访慰问,不是骗酒,别乱说话。
总之,今天的狮鹫有些反常,从飞跃过雪山后就不停地鼓翅冲上云霄,虽然我已经习惯了姑娘偶尔的小脾气,但连学公狮鹫叫都不管用了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不行,我要吐了。
午间摆放在红木桌上的红不啦叽的狼肉糜和黄不拉叽的烤鸡太过诱人——它们闪着特有的柔润金黄光泽,和莱恩头上的皇冠有的一比。吃了多少?全包了,谁抢得过我。
现在事态有些不妙,且不管这倔强姑娘飞了多高我会摔得多惨,喉咙中食物发酵的酸味已经窜进了唇齿之间。
"你再这么莽,这辈子都找不到交配对象!找到了我第一个Neng死他!"
话即出咽喉便控制不住呕吐的冲动,艾泽拉斯雄狮驾驭狮鹫失利还贡献了美味的午饭。我看着黄绿混合的呕吐物不断下落,最后变成一粒黑点。
就目前来说我不可能烤狮鹫,咋办呢,结扎吧。

给麦迪文的情书。

夕阳余晖隐没在暴风城的白色城墙,繁星次第闪烁在藏蓝色的夜空,更像他的双眼,深沉亦不乏璀璨。
想起曾经我有一种在惨淡中看见太阳的错觉,一直以来,回忆温吞的像一杯白开水。无论如何,那个穿着过长黑袍的法师似旧电影中的灿烂千阳,脚下是厚厚的落叶和狂妄的杂草,远处窸窸窣窣的金黄麦野如同从天上倾泻进土地,一如阳光透进身体。那是麦迪文阿,是麦德。他抖落黑袍上泛红的落叶顺便转过他被夕阳烤红的脸,双颊挂着笑意,那见鬼的鱼尾纹让我回忆起妻子甜美的笑容,真该死,糟透了。
而后那皱纹愈发加深,麦德缩进袍子里,天空迅速敛去了阳光。他又成为树枝了,在雨后的森林,发丝化为参天古树的纠结枝桠,柔顺而冰凉。
我实在不想和麦德打什么马虎眼了。
"你的脸很好看,不像姑娘们,棱角分明的好看。还有头发很好看,身材也不错,胡子很性感。你是博学多才的,如果你愿意和我去趟酒馆,姑娘们绝对会尖叫。"
"我是说,我喜欢你,比姑娘们更喜欢。"

以小法师的吻换来的表格。

1.双方的姓名以及给对方的昵称,愿意的话请讲说说原因。
安度因洛萨,卡德加。 书呆子,不愿意。

2.怎么认识的?
出现在我的城市还大摇大摆地坐在检察官的凳子上,圣光在上,我怎么没给他来上一火枪?
但现在谁想让我打穿小法师的脑袋?做梦。

3.现在的关系,并且对现状满意吗?
伴侣。除去每天会被可爱到流鼻血,经常担心会失血过多而死,还行吧。

4.说出自己眼里对方的三个特点吧。
偏执,不得不说,永远能找出人们话语中的漏洞来辩驳。
果断,他从来都比酒馆的女人们更惹人喜爱,有勾人心魄的眼睛和...臀部,却丝毫没有辣妹们调情时欲擒故纵的拖沓。换句话说,行事果断,相处久了就能让人欣赏的小法师。关于情欲,有我在他不得不果断。
意外的迷人,从头顶到脚尖都流露出"我超可怜"的信息,行事却比肯瑞托的老学究们牢靠多了。

5.三天时间与对方独处,有什么想一起做的事情吗?
骑着狮鹫绕过茫茫雪山与枝桠穹绕的树林,在落日余晖洒满沙滩时交换一个吻。剩余时间?想把他圈进怀里听他小声念那些稀奇古怪的咒语到打瞌睡。

6.如果有一天你们会彼此需要,严重到类似于共生,可能的场景或原因是什么?
任何时候他都能依靠我,非要说的话,一方濒死。

7.如果有一天两个会坠入爱河,原因会是?
他眨眨眼睛自顾自讲述往事,侧脸被篝火烤得通红,褐色发丝更加乖巧的贴在他前额,双唇翕动被火焰勾上温暖的橙色调。结束时,他用清澈明亮的眸子看向我,脸颊因为笑意而挤出两块小肉团。
一切都会静止,占有他,占有他,占有他,脑子嗡嗡乱鸣。

8.最想从对方手里收到什么礼物?
他的小胡子。.....或是洗发水。

9.说说自己最爱对方那一个身体部位吧。
少经战事所以没有茧子的手,我以自身荣誉起誓,它们只能用来翻动书本。

10.你爱他吗?哪种爱?为什么?
爱。....战友情战友爱?这事能有什么答案?

11.说出一种你觉得适合对方的饮料以及原因。
薄荷苏打水。柔软的甜味不乏薄荷的冰凉刺激,喝再多也不会感到腻。

12.送对方一句话吧,可以是诗句或歌词。
大海阿,都是水。卡德加阿,真是美。
.....我已经耗尽毕生作诗才能。

13.如果两人同居,设想一下两人同居的模式。
小法师穿着白色平角内裤和浅蓝色的围裙在厨房里忙碌,清晨的阳光小心地照亮他背上蜜色肌肤满布着的细密汗滴,而屈身拾起掉落在地上的蔬果时紧身内裤勾勒出他圆润的臀部弧形。
.....然后因为口水流到了小法师的头发上而被一巴掌打醒。

14.同居的话,会养宠物吗?什么宠物?有原因吗?
宠物只会让生活更加凌乱繁琐。我更偏向有目标有棱角的人生,以身守护艾泽拉斯大陆与以脑决定政策措施的妥当。不定因素通常令人心生烦躁,例外是喜欢上一个书呆子法师,总有那么一个地方留给他填补润色。

15.吻他一下。
右臂搂紧他腰部另手托着他后脑勺,垂眸落吻他额上。)Khadgar,Be my valent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