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walker.

<<很久没见你>> 洛萨x麦迪文

突然想写。
高甜慎入。
可能爆雷。



昭示着无尽能量的灿白光束缠绕卡拉赞高塔盘旋上升,浅蓝色魔法粒子急躁碰撞着,游离于其灰白砖块堆砌的顶端。自底端仰望,暴风城的夜空不敢与之辉映,群星慌忙敛去骄傲和锋芒。在更早时日就蓄了白鬓的渡鸦以一叶孤影投映在旧窗帘中央,掌中久持一本厚书,书页似百无聊赖般应付着廖廖翻动。

".....又在看书。"

往日记忆一如时光商人兜售的,不温不火的伯爵红茶,小心缓慢地倾泻入思绪。他披一袭黑色长袍却掩不住一丝骄傲,纤细手腕低垂不影响他青雉指尖勾画复杂咒印,些许蓝色光辉被手指牵动着轻快跳跃于手腕。笑了,他不再隐藏紧张的神绪,欣喜之情悄悄漾于唇角弧度,而他目光始终不愿离开另一手握的书本。

爬楼一直是困扰老(秃)头子的主要问题,换做平常一定会要求卡德加给传送上去,但这么晚了再去麻烦军师无疑是自讨没趣。于是一脚跟着一脚拖沓上楼,扶手的灰尘倒是给自己抹了个干净。终于是没台阶了,老年人愈发觉得自己不中用了,但眼前景象却是实在值得努力——麦迪文双目微阖,脑袋靠着虚握的拳头,脸颊在指节上挤出了难能可贵的一小块赘肉。手中的书页并非是被魔法牵动,窗外偶尔徐徐清风吹乱了页码,顺带敛了敛大法师的黄发梢。

老(秃)年人晃了晃神,尔后随意作罢席地而坐,再半晌又踮脚偏偏靠近大法师,迎着并不怎么和煦的晚风落吻于他额上。

"......"

眼下法师湛蓝眼眸中充斥着恼怒,口中咒语似乎念了一半。
秃子突然想起来了,那天还是小法师麦迪文念对了新法术,明亮的蓝眼睛闪着光,直勾勾地望着小洛萨邀功请赏,后知后觉才红了脸低下头佯装看书。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