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walker.

随意写写,万年填次坑。

关于爱情的三个小动作。 二

坑了很久的小动作系列......终于放假了,有空摸摸鱼。
腐向注意⚠️
刘杰辉x李家俊 无差⚠️
很久没看原片有OOC 请注意避雷⚠️


盛夏的太阳不肯松懈一丝,跋涉千里的海风在到达尖沙咀时已经被烤得粗糙干燥,刘杰辉稍阖眼将视线压向大楼玻璃另一边的攒动人群。过于热情的太阳光束什么的,他向来不喜欢和刺眼玩意儿打照面,也没兴趣寻求刺激,如果能来杯除了速溶咖啡以外的饮品....。
偏偏在车流高峰期,信号灯与繁杂车辆纠结,嘈杂声几欲穿透办公室的落地窗,刘杰辉想起和刺耳鸣笛声旗鼓相当的麻烦事,那个问题人物这会儿还躺在医院六楼,某个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房间。开公车也未免太看得起那小子了,但这个时间段未必能叫到出租车,香港午间高峰期要比人想象得更加恐怖,楼下便利店就解决的事还得叫个车跨个区吃午饭,社会小青年的生活也太精致了吧。
刘杰辉蹙眉盯着大理石桌上的有关market crashing的报纸,任由沉重的鼻息抱怨麻烦。他收起消遣用的报纸时中指指节碰在了桌面上,有点凉,暗自疑惑为什么没有人以大理石为材料做床。他眨了眨眼,接着选择了后者。

复杂冰冷的医疗器械从来没想过停下嘀嘀声,就算是在重症监护室的凝重气氛中也令人心烦意乱。刘杰辉自工作起就和阎王爷打交道,医院几乎算是他第二个家,办公室荣占榜首。但医院白墙白床白大褂始终令他无法习惯,他厌烦与死亡有羁绊的任何事物,所以当他透过观察窗看见躺在白床单上的李家俊时一种异样的情绪在空气中发酵。刘杰辉眼眶酸涩,这是流泪的反兆,他笃定。
此刻的刘杰辉竟有在干坏事的错觉,他打发走年轻的护士,轻轻呼出一口气,小心再三地拧动门把。病床上的男人支着上身侧头盯着刘杰辉,似笑非笑。醒了?刘杰辉被突如其来的注视怵得愣了一步,忙不迭眼神逃回地板重新整理心情,公事公办,他不过是来看看大麻烦麻不麻烦...Whatever。

“.....有劳了,阿Sir.”
“客气。”

微妙的情绪令刘杰辉脱口而出,他并不很想接这话,只是一言不发也太诡异了,然而这俩字回复令气氛更加尴尬。
李家俊瞅着这个攥着便利店袋子杵在门口半天吐不出一个字的警官,心里纳闷这大哥是不是被调遣来当他的保镖。况且一睁眼就看见观察镜对面站着个黑着脸的大(?)汉,难得因睡了好觉的愉悦心情被煞了大半,李家俊并不想给来者什么好脸色看。为了让视角显得不那么弱势,他摸索了找到了遥控,期间给了试图帮忙的刘杰辉一个凶狠(巴巴)的眼神,尔后支起上半身靠向调成倾斜的床板。

“定情信物?”

李家俊扬起下巴示意来者手中的塑料袋,从色块上不难辨认出里面的物品,他不喜欢吃巧克力,特别是黑巧克力。
然而慢了半拍的刘杰辉没理解对方在说什么,半晌才发现自己在上楼前买了慰问品。职业习惯,他肯定,不足为奇。尴尬中他三两步走到病床前,撂下带来的东西便转身走向门口。

“劳驾把操作台推近点,吗啡不够。”

李家俊忍不住想捉弄行为反常的警官,于是抢在他走之前佯装可怜,忍着笑意查看刘杰辉带来的慰问品。

“刘Sir,你买给我开Party吗。”
“...我怎么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

袋子里躺着七八盒不同包装的巧克力,还有一盒儿童巧克力。李家俊觉得大概自己牙会被甜掉吧。


评论(4)

热度(7)